套马の张嘎飞_今天の套套吸猫了吗略略略

妈耶?!!눈_눈

真相是雷金??!

还有,打我干什么略略略

我就舔了你咬我呀๑•́₃•̀๑

麒叁老爷爷:

在下是最后一炮

@棋子_ALEX (安迷修)
@盘子_看到我请催我去画后日谈 (格瑞)
@套马の张嘎飞_今天の套套吸猫了吗略略略 (嘉德罗斯)
@夜熟 (金)
⑤我自己嘿嘿嘿(雷狮)
链接的话请走评论区ww

【3】

@棋子_ALEX ←这是一只正直的安迷修(哇良心好痛)

@盘子_看到我请催我去画后日谈 ←这是一个当然是不愿意选择原谅他的格瑞

③是我,贼帅贼帅的套套←这是一只极度OOC的嘉德罗斯

@夜熟 ←这是一只全程满脑子想着开车的金小天使

@麒叁肚子上三坨肉 ←这是一只超级无敌像超级无敌逼真的雷狮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妈耶这群人手速太快了(=;ェ;=)
我还没打完字就错过说的时机了气死๑•́₃•̀๑
我真的很OOC啊我错了求别打qwq
。。。
怎么只有我那么话唠
PS:全文链接走评论

mmp气到不想说话

看到我请催我和金结婚:

这种人拜托原地爆炸,太恶心人了,喜欢金怎么了,不行吗???

麒叁老干部:

气到想打人过分🙃

彧樓:

帮挂
以及
你不萌这个角色可以,请不要这样可以吗。
当金厨没人吗?!!而且你做这种事的时候就不会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喜欢的角色也被这么对待你会怎么样吗,当然是发飙。然后我们,也一样是会发飙的。

你嫌弃之至的角色,是我们捧在手心里的珍宝。
那个这么做的人。望自重。

诗琪:

我什么都不想说。

Doris:

素质什么也是要的好吗

夜樱儿:

挂人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三次元
你在签绘上写雷安,雷卡我不表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可是金惹你了?

我就画个金,你把他扁的那么一文不值?

抱歉
就像广元这种小地方也是有金厨的:)

不要当我们金厨没人好吗?

:)

地点是四川广元第三届梧桐漫展

希望有住在广元的金厨可以转发
也请求大佬们转发

私心all金tag
不舒服可撤

[all金]非标准童话是如何成为宫斗戏的 01(套猫接文)

我我我我我(๑•́ωก̀๑)感觉自己真的是个渣渣啦略略略
猫猫真的超一一可爱的!她是天使!
(这不是商业互吹!!!)
一直被鼓励着简直感动到哭( ´艸`)233
emmmmm嗝瑞那里只讲他护妻属性又不强调面瘫傲娇的话感觉OOC到爆了啊_(-ω-`_)⌒)_但就是懒得改(我已经是一只废套套了略略略)
再!一!次!抱紧猫猫加表白猫猫!! @古猫_高三修罗

古猫_高三修罗:

某套套:第一次写文紧张死了qwqqqq小学生文笔,ooc怪我
古猫:那个什么,是和超绝可爱的套套 @套马の张嘎飞_他们居然不叫我套套叫阿飞着实让我惊奇到了orz 一起玩的接文!日常的古猫流ooc渣文笔烂剧情,但是玩着玩着自己笑呛着了[。担当开头,因为懒癌犯了直接用了以前的废稿(原本是小天使阿翎 @遥知北 的点文)但是套套接得超级有趣!真的大声赞美她(⁄ ⁄•⁄ω⁄•⁄ ⁄)


[古猫]
    骑士道的核心,即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守护公主,没错吧?
    身为登格鲁皇室近身骑士团团长的安迷修,当然熟悉这条原则。但,基础理论扎实是一回事,能否贯彻实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骑士精神的忠诚所赋予骑士道的绝对性总是会被各种特殊情况干扰,比如,公主殿下想成为另一个人的骑士。
    “安迷修。”
    “在,公主殿下请吩咐。”
    “去把那个正在调戏我可爱的弟弟的痞子混账毙了。”
    “可是,公主殿下,那是雷王星的三皇子。”
    “磨磨唧唧的要你干什么。”
    “对不起,公主殿……不行!公主殿下!快住手!不要揍上去啊!您这样会引发两国战争的请您住手啊!……”
    诸如此类,无比麻烦。
    所以虽然违背了骑士道精神,安迷修还是在得知秋即将出国游学时,露出了由衷舒心的笑容。
    “安迷修,我知道你们骑士的使命是守护。”
    秋一边不舍地叹着气,一边动作麻利地往行李里塞着各种金的抱枕手办周边。
    “所以,我在回来之前的最后一个请求就是,好好守护我弟弟。”
    安迷修觉得骑士法则终于可以在秋身上适用了一次,所以他缓缓低下身子,以虔诚的半跪姿势深情起誓:“公主殿……”
    “起来,你压到我的秋金本了。”
    还是当他不存在吧。合格的骑士安迷修如是想着,悲哀欲泣。
   
    —
    安迷修其实挺喜欢金的。他在第一次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对方耀眼的活力与柔软的可爱。虽然没进行过多少接触,但因为秋的原因,他经常去充当对方的保护者,同时也感慨过秋的高度警惕不难理解甚至合情合理——当然这也不应该是她在登上出国的马车前突然拒绝出国并顺带打伤了三个阻止她的人的理由。
    好歹是把任性的公主成功送出国,安迷修拖着有点疲惫的脚步来到金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安迷修顿时警觉起来。他重新呼唤了少年的名字,但依旧没有回应。
    经历过无数次“未成年王子金被调戏事件”的安迷修果断的强行撞开被反锁的门。伴随着门板吱呀吱呀的呻吟,奢华的内室逐渐显露出来,包括在床上躺着的少年。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走到睁着蓝眸子望着自己的少年身边:“您在睡觉啊,打扰您了。秋殿下刚刚出国,她命令我守……”
    “姐姐出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激动地坐起身来,连带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掀起一角。
    “秋殿下不希望您面对离……金殿下?!”
    刚打算安慰满脸失落的少年,安迷修突然察觉到被子下的奇怪情况。他颤抖着手掀开被子:“恕我失礼了。”
    金反应过来露馅了,他想去阻止安迷修的动作,但是根本来不及。
    于是躺在登格鲁皇室小王子被子底下的雷王星三皇子雷狮悠哉悠哉地暴露在登格鲁皇室近身骑士团团长面前,甚至打了个亲切和蔼的招呼,充分显示出良好的修养。
    安迷修顺手就拽着对方的头巾把他扔下窗口了。
    “呜啊——安迷修!雷狮会被被摔坏的!”
   
    [套套]
    当安迷修跟着急忙跑到窗边的金向下望时,雷狮已经和金的近侍格瑞打了起来。
    要说格瑞这个人吧,安迷修也看他不爽很久了。作为与金从小一起长大的近侍,天天不务正业就懂得吸金吸金吸金。每次一有别的男人靠近金,他就自动扬起星星射线扫射过去,哦不划掉,是他肩上扛着的柴刀就泛起了诡异的绿光。让正直(wan)的骑士大人极(shi)为(fen)不(ji)齿(du)。
    不过格瑞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所以有他拦住雷狮安迷修很放心。
    “所以殿下......”“渣渣!”
   
    [古猫]
    话音未落,刚刚被安迷修强行撞开的门爆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倒在地上结束了它的一生。
    事先经过知名文艺创作者雷徳的指导,熟练摆出专业的桀骜不驯狂拽酷帅姿势来踹开大门的嘉德罗斯微微低头,以完美的四十五度角望向金:“喂,那……”
    被抢了存在感的安迷修以熟练的姿势拽着嘉德罗斯的围巾,把圣空星第一王子以刚刚雷王星第三王子运行过的轨迹抛下窗台。然后一脸淡定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上刚刚的话语:“所以殿下,为什么会有其他人在您的房间呢?”
    金着急地趴在窗台上,正好看见嘉德罗斯准确无误地砸到了雷狮,并两个人一起压在格瑞身上。
    “安迷修!格瑞要死了!”
    “不,殿下,你先回答我……”
    “可是安迷修,嘉德罗斯有一百三十多斤呢!格瑞会被他压死的!”
   
    [套套]
    为什么总是有人妨碍我与可爱的王子殿下的交谈!!!
    “......你看他们这不是没事吗”安•冷漠脸•迷修俯视着窗外已经生龙活虎的跳起来的三个人,攥紧了不知何时拿出来的打call棒
    “说吧,你们来找殿下干什么。”
    “呵,安没马,无论我要干什么这都是金的事吧!关你一个小小的骑士团团长什......”
    “当然是来找他做圣空星的王妃的!”
    我靠这九岁小孩不知道礼貌的吗这样打断别人讲话!(重点是还抢先说了!)
    雷狮气得差点没把牙咬碎。
    “这还得问登格鲁星的人民同不同意!”格瑞也攥紧了手中的原谅刀(不是
    “够了直接动手抢吧!”
    “恶党住手!”
    金一脸慌乱的看着那四个破坏机器又要打成一团,劝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被当成了耳旁风。
    “哟,干什么这么热闹呢~”
    哦,最麻烦的还是来了。金表示已经不想讲话了。
    “凯莉你......”
    “哦早就猜到肯定又是抢金了,诶我说你们这样打架抢多没意思啊!不如这次听我的……”
    “不凯莉你快住口!”
    “你们听说过all秃大赛吗?”
   
    [古猫]
    “那是什么?”
    面对搞事实力强大的凯莉,刚刚还在互殴的圣空星王子,雷王星第三皇子,登格鲁星皇室近侍以及登格鲁皇室近身骑士团团长自动立刻结盟,气氛一下就冷却下来。
    凯莉自顾自地抿着嘴,就像是在嘲笑这群家伙一样:“你们不知道all秃大赛吗?那么你们也就不知道这个大赛的奖励是实现与登格鲁皇室的联姻咯?”
    金完全没听懂‘联姻’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坦率地询问凯莉:“凯莉,什么是联姻啊?还有,什么是all秃啊?”
    凯莉满意地看到了站在楼下的四个人一脸紧张抬头仰视自己,表情凝重地就像是在面临全国统考试卷。
    “就是说,在比赛中,谁能率先把其他参赛者搞秃,谁就可以娶……”
    她微笑着,看向站在身侧的蓝眸少年。
    与窗台前轻松的氛围完全相反,刚刚一激动就跳下楼的安迷修开始飞速紧张地进行了分析:雷狮的发型根本不杀马特,简直太弱了非常容易。格瑞头发那么长那么尖,真的不好搞。但最可怕的还是嘉德罗斯,葬爱得一逼就算了,居然还这么矮根本剪不到。
    “喂,你说什么?!”
    安迷修的头脑风暴被突然打断,他环视了一圈,看见雷狮怒极而笑,格瑞脸色翠绿,嘉德罗斯举着棍子就要开战,就知道自己肯定一不小心把脑内活动说出声了。


tbc


再次赞美表白套套。她是天使\(;´□‘)/